bbgoex > 新聞 > 文娛 > 正文

《鹿鼎記》這口鍋不能讓張一山獨背

2020-11-19 09:46圖文來源: 北京青年報

“千萬不要把我當特好的演員,因為我也有演不好的時候。”張一山版《鹿鼎記》在央視八套低調開播。豆瓣開分也在低檔中小幅震盪。最開始開分2.7分,一度“衝高”到2.8分,然後迅速下探到2.5分,掙扎一天後又艱難爬到2.6分,但從走勢看,還看不到“問鼎”3分的可能。

11月16日,張一山工作室分享一組張一山的《鹿鼎記》劇照,並配文:“小寶還在成長,感謝大家的建議。”觀眾還能等到這個長歪了的小寶浪子回頭的時候嗎?

接受採訪時,張一山曾經對此次翻拍作出解讀,“這版《鹿鼎記》畫風已經往卡通和搞笑上走了,可能表演方式會有些變化,有時會寫意一點,不會那麼落地,這都是創作手法,人和事肯定是尊重原著的。希望能給觀眾帶來一些新鮮的東西,讓觀眾愛看。”但這種希望似乎落空了。“如坐鍼氈、如芒刺背、如鯁在喉”,成了新版《鹿鼎記》豆瓣熱評的最高贊。“用力過猛”“猴戲”“浮誇”等詞彙成了這版《鹿鼎記》遭遇惡評的關鍵詞。

張一山版韋小寶也不討喜。就扮相而言,這套古裝也暴露了他很多缺點,比如消瘦、太陽穴深陷,痞氣深重卻很難看出靈性和可愛。説表演,韋小寶的“潑皮無賴市儈”原本是令人哭笑不得又喜愛的,而目前為止,張一山的韋小寶,在耍寶上卻過於投入,靠誇張表情演繹狡猾機敏,靠擠眉弄眼展示壞裏透着賊,在喜感和猥瑣之間進退失據,角色自然也就崩壞了,這也成了大家無法接受這版韋小寶的主要原因。

主角跑偏,配角也無法倖免。唐藝昕飾演的建寧公主撒潑打滾大喊“你滾”;皇親貴胄索額圖抄鰲拜府全程擠眉弄眼;韋小寶和茅十八認識還不到五分鐘,已經開始稱兄道弟;原著中心機深沉、身負重任的海公公看起來智商欠費,最後竟然是被韋小寶一番話罵死了。

這版《鹿鼎記》的人物表演和定位似乎“借鑑”了不少1992年周星馳主演的電影版的風格——誇張、無厘頭、搞笑、荒誕。然而,當年的電影上下部加起來只有三小時,人物註定要標籤化、風格化,但把這種表演抻長到45集的電視劇中,人物性格需要遞進逐漸被觀眾瞭解時,就顯得平板、單薄。更何況,現在的市場無厘頭風格已經過氣,連周星馳自己複製自己都再難討觀眾歡心。

在劇情改編上,這版《鹿鼎記》也顯得誠意不足。十幾年前,港版《鹿鼎記》曾錯誤地把鰲拜府宅名寫成“鰲府”,這個硬傷再度出現在最新版,引起了網友吐槽。情節取捨上,擒拿鰲拜的高光情節被飛快略過,而初遇康熙、建寧等情節的鋪陳又顯得十分拖沓。對於原著起因明史案的全面捨棄則讓該劇失去了原著的厚重及歷史感和俠氣。

《鹿鼎記》是武俠大家金庸寫下的最後一部長篇武俠小説。這本書最初在《明報》上面刊載,持續創作將近三年的時間,被許多書迷視為金庸創作的最高峯、最頂點。這本書中充滿了諷喻,顛覆傳統武俠裏的俠客形象,也打破了世俗對英雄主義的幻想,金庸先生的好友倪匡認為,這部書“反英雄,反傳統,反束縛,可以説是一部‘反書’。同時,它宣人性,宣自我,宣獨立,宣快樂,又是一部‘正書’。”難得的是,這些複雜的道理都是通過市井混混韋小寶一路通關打怪成為國家一等鹿鼎公的故事講出來的,合理又荒誕。倪匡也因此評價“金庸以前的作品,是凌厲剛猛之劍,是軟劍,是重劍,是草木竹石皆可為劍,雖然已足以橫行天下,但到了《鹿鼎記》,才是真正到達‘無劍勝有劍’的境地。”

然而,在新版《鹿鼎記》已經播出的10集中,你卻很難看到這種大巧若拙、無劍勝有劍的老辣。表演風格也許因人而異,故事講述水平也許有高有低,但有原著珠玉在前和多次改編的前車之鑑,第N次翻拍的《鹿鼎記》不該是一部“渣男”和他的“七個老婆”的故事。這種過分娛樂化、搞笑化引發的惡評,當然不能由演員一個人來背鍋。

作者:祖薇薇 責任編輯:劉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