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呼“人臉識別第一案”勝利為時尚早

2020-11-30 16:08圖文來源: 紅網

近日,被稱為“人臉識別第一案”的郭某與某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案一審宣判。據法院公開宣判,判決後者賠償郭合同利益損失及交通費共計1038元,刪除郭辦理指紋年卡時提交包括照片在內的面部特徵信息;駁回郭提出確認野生動物世界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關內容無效等其他訴訟請求。在“人臉識別”正當性規範性引發公共熱議的當下,作為備受關注的“第一案”,此判破冰標誌意義不容小覷,但為此歡呼勝利為時尚早。

就個案來看,本場官司並算不上完勝。郭去年10月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野生動物世界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關內容無效,並以野生動物世界違約且存在欺詐行為為由,要求賠償年卡卡費、交通費,刪除個人信息等。而一審判決結果只是支持部分訴訟請求,並未確認園方要求刷臉本身的不當性,不能不説有點意猶未盡、令人遺憾。由於其大部分訴訟請求未得到法院支持,郭表示將繼續上訴,再訴結果到底如何,還需“請聽下回分解”,此其一;其二,郭畢竟身為法學副教授,其知悉公民權利通曉法律知識,因此敢於“第一個吃螃蟹”,拿起法律武器把自己的“臉”要回來。然而試問,現實生活中,面臨類似被“丟臉”遭際何止郭教授一人?有多少人具備本案當事人這般強烈維權意識和豐厚法律知識底氣?

從某種意義上説,本次訴訟結果並未超出個案維權意義,換言之,其並未抵達推進相關立法保護公民權利的公共意義。雖然判決認定,野生動物世界在經營活動中使用指紋識別、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技術,其行為本身並未違反相關法律規定原則要求。而對照《網絡安全法》第41條規定: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難免令人質疑:既然指紋就能識別消費者身份防止年卡被冒用,為何還要使用刷臉技術?這是符合收集公民個人信息“必要原則”和“最小夠用”原則之充分必要的理由嗎?顯然,結論是值得商榷和存有爭議的。

人臉識別作為信息時代新生事物,當然是助益安檢等用途的好東西;好東西自然要派上好用場,但絕對不能被濫用。早先就有學者建言: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的底線是,除了特定部門執法活動之外,任何機構、企業和個人都無權通過其調查和追蹤個人私人生活。日前杭州人大常委會發布《杭州市物業管理條例(修訂草案)》説明,新增“不得強制業主通過指紋、人臉識別等生物信息方式使用共用設施設備,保障業主對共用設施設備的正常使用權”等內容,這有望成為國內首部明確寫入人臉識別禁止性條款的地方性法規。將本案結果置於如是背景下考量,不禁讓人覺得尷尬和反差。

為及時迴應公眾呼聲和期待,全國人大法工委近期發佈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提出在公共場所安裝圖像採集、個人身份識別設備,應當為維護公共安全所必需,遵守國家有關規定,並設置顯著的提示標識。所收集的個人圖像、個人身份特徵信息只能用於維護公共安全目的,不得公開或者向他人提供。此次草案稿明確了處理個人信息的基本原則,信息處理者和公民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注重與民法典、數據安全法草案、電子商務法等規範相互協調,從而構建起個人信息保護法律框架。與此同時,草案稿還對自動化決策、人臉識別、“人肉”公開、跨境流動等熱門社會問題予以迴應,最大限度地統籌效率、安全與成本之間的關係。然而,到底能不能從解剖“人臉識別第一案”這隻“麻雀”中,得到有益啓示用於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完善,人們還需拭目以待。

作者:陳慶貴 責任編輯:尹淑瓊
0人蔘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推薦欄目

    觀點 / bbgoex評

    熱點文章

    讀圖

    談資

    週刊

    視頻